早上

有一場夢

哭著醒來,還逃脫不了悲傷

沒人在意那一點點的失控

連我,也不曾想過

無來由

今天卻懸著思念

突然

我好想找你

拿著手機,我默背了電話

卻沒有那多餘的勇氣

倔著那一層尊貴

始終只是回望

而不是挽回

來來去去

走了貓

走了你

走了她

或許,太過奢求是我的錯

這一層心情

提起畫筆

不過是一滴水

連專屬於自己的紛擾

都繪不出

往往只是絢麗著我的文字

賣弄文辭

只是為了看起來不那麼枯燥

但本質卻只是槁木死灰

我想念我的酒杯

和酒瓶

如果梅酒

還能再來一瓶

我會將梅子送給妳

如果紅酒

還有那麼一杯

我會,與你共同嚐杯

或許那段記憶

讓我接近不了誰

連碰觸

都是令人懺抖

如果可以

可以...

我想完全不哭

我想念我的美夢

或許惡夢不過是我自己的想像

我想的太糟

所以來嚇嚇我

或許他是再警告我該謙卑一點

情緒

掩飾的再好

也是...

呵呵

沒事了

失眠,說不定好一些

起碼眼淚

不會斷線

起碼

我控制的住

起碼...

我還能保有自我

真的

我想祈禱

對著妳?

或者對著...

沒事了

只是一場噩夢

甚麼

都沒有

我會原諒別人

原諒那些

卻...

無法饒恕自己

或許

只是謊言

呵呵

我是如此的高傲 狂妄

為甚麼還留的下

那點懺悔?

我用甚麼去交換,那些真誠?

我用甚麼去挽回,我的..夢?

沒事。

真的不會有事。

我知道,我可以活的很好。

就算沒有人

就算是如此

就算我保有那些倔性

就算,是那麼執著

眷戀不會帶來改變

只是無限悲傷

我想多了

真的

 

 

 

 

 

 

 

 

 

 

 

我說,不知道,我希望誰看到,又不希望,誰知曉,這次,我不再華美。

創作者介紹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