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故事

一個迴旋的身影

如果我不那麼思念

我會忘記

 

如果我不愛戀

我不會失去

 

一直都是那樣

定格的希望

常常的,越位了

希望更多

得不到,抑著

得到了,喜著

好久了

都是這樣一個人

在這無趣的玩沙

堆著小小的華牢

只是裝著,那樣清高

總愛自恃的追尋,卻無果

攀折著

那段芬芳

撈不住那些夢

我想葬著甚麼?

又想悼忌甚麼?

一樣的轉身

都只是相同的無果

想保留的,是場笑鬧

而真正留下的

卻是連看見都覺得燒灼的回憶

望著逛過的街

躺過的床

吃過的餐廳

都還在

 而我,變的那樣慌張

慌著這些回憶

懼著那些場景

 

 

 

今天,我遇見了她

卻在看見的當下,顯了怨懟

望著,除了驚訝

還有令我害怕的憤恨

我以為的平靜

不過是傷口的痂

從來都不肯收口

還瘀著痛

真的。

我很恨她,

是種轉嫁,我懂

但依然,釋不出坦然

我以為我潛行、雪藏

能夠換到靜默

卻在望見天際的那秒

依舊深染過往

拋不下放不掉

到底因何固執?

能否,放過我...

真的不想再想起

就算曾經是那樣的甜

那樣的令我喜悅

就算...

我思念了。

我想逃離,不想清醒

或許封塵,才真的平靜

也許逃避,才真的沉穩

 

 

 

 

眼淚,讓我嘶啞著哭喊...痛

那些情緒...恣意灑上我的傷

我真的想念了,想忘了

能否...放過我...

那樣哀哭,我祈,不再嘗試。

如此卑微,再也,不願。

我只是想要平靜,為甚麼不讓我逃離?

真要那樣銷聲匿跡。

才是正確的?

我哪裡做的不夠...

可否明言?

惡趣,還有多廣

可否一次盡傷?

就算痛的昏厥

我也寧願一場傷悲

或許如此的

至死方休。

 

 

 

淋了那一場雨,或許銷蝕寂寞

卻又清醒了渴望

 

 

 

 

 

 

我說,保的了多少清醒?啣的起多少猖狂,呵呵。呵呵

創作者介紹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