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束縛的快樂,

都快忘了短短的瞬間

只是無聊的想起了一些關於你

回到手上的戒指

只是讓我覺得我又小小的變了一回

當我想談戀愛才會那樣的神經

每每,都在搞的艱澀難懂

其實討厭,又是或許不然

簡單的去表達

所以其實是想平靜

又喜歡自找一點麻煩

老愛介意別人怎想

又愛定格不變

是說那點慵懶都這樣堆堆疊疊的讓我等了好久

累積了那堆的迷惑

又很神奇的多家幾層的彎彎繞繞

我想要脫離白話

問題放的不是大白話

又沒人看懂

或許有點欣賞價值

但是自己也知道是那樣的廉價

敲著鍵盤

順手的擺著玻璃磁磚的文字

自己也知道是種愚蠢

還是偏好華美

(我是有辦法喔?你去習慣個幾年我看你改的多快速。)

或許啦,去祈禱一個美美的愛情

但是想瘋了還不是一場空

對話般的亂砸

爺的性子真的挺怪的

但奴也知道那點基本

所以儂還是乖乖的放點真實

但是我又隨機的去挑上了個伊人

好讓爺我難過

奴也知道挺蠢的

但是總有那點閒暇推不開的瘀血

所以儂只好裝瘋賣傻的串著、笑著

轉換了那麼久

誰耐煩去記那些細節?

又有誰細心去留意了?

爺那過往,還是挺擾人心煩的

或許哪天終於豁然開朗

但是奴也早就老了

很平靜,很神經

所以爺我還是多點時間安份在孤家寡人好了

反正琉璃嶽殃這層牢籠都已經蓋好了

鎖著也不為過

誰耐煩跟雜碎敲打

偶爾想想自己挺悲催

結果不過是在裝點可憐騙點同情

誰不知道爺就是自尊大於一切

想著,不過是很不成功的慕容馥

如果我能真成了那個馥親王

或許我也就淡定

是說他也是如此糾結

或許爺們的性子都八九不離十的

演譯著那樣的狷介

沒得啥好處

壞處倒是籮筐裝不完

或許吧

反正都走到這步了

連個讓爺甘心去扮演奴的都沒有

還是消極的去窩著睡覺好了

 

 

 

 

 

 

 

 

 

我說,儂今天只是脾氣發作  又有點上不來,反正向來如此,誰在乎?無心之言哪,俺也沒那麼不近人情,但也終歸是個糾結狷介又情感潔癖的神經質,發發懶就好,大概吧。誰也說不准怎麼治,誰耐煩去多那點周旋?

創作者介紹

陌園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