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瘋狂追逐著所謂愛情

真的,我很平靜

只是偶爾

不敢面對自己的孤寂

孤獨,未必寂寞

這道理我懂

一直都是那樣的狂傲

只是有時候,我會希望有人抱著我

讓我哭一會

當我信任的上前

往往只是鬧得自己難堪

對於我的眼淚

有太多的不知所措

我也想重新學會發洩

但那只是奢求

作夢不是現實

但能小小的讓我脫離

習慣了這麼久

我都遺忘,哀哭,是甚麼滋味

一直努力著,如何笑著流淚

真的成功,卻又有一點的不滿

甜蜜的對著自己說謊

讓我沉靜

卻又在偶發的寂寞裡,需索感情

 

 

我要的,是什麼?

我只是希望,偶爾,有人陪我

陪我的那秒  「他」可以完全屬於我

就算是專屬別人的擁抱,也沒關係

我要的真的不是愛情,只是偶爾的悲泣

其實我想通很久,也知道這樣不對

一個擁抱只能棲息一個「伊人」

所以當我需索成功時

也意味著,我屬於了誰

可惜我真的很會令人傷心

我能停駐,卻無法裹足

所以我離開他的懷裡

 

 

 

後來,以為友誼可以

所以投入

結果,只是在安穩裡,忽然清醒

不同的嘗試

都有著相同的結果

或許是我太貪心、霸道

我只想佔有一個空港,卻不願填滿他們的渴望

很矛盾,呵呵

 

 

 

 

那樣絕對的姿態,所以我不該折損

我不適合,在此時停留

所以我該裝的灑脫

既然不渴望愛情

就別裝得像悲劇

 

 

 

 

 

我知道,白晝裡的狂妄

讓我沒有自憐的權利

就算黑夜裡浸滿悲傷

我也該獨自品嘗

笑笑的告訴自己,沒關係的,我習慣了

以往,那堆積的心傷

可以依賴著貓的抓咬,釋放

我很習慣傷痕的,那並不痛

所以我不信仰愛情,卻信仰眷戀

不過是戀戀不捨那短暫的安穩

我想,解釋什麼?

嘆了一口氣,說真的

我的細心,都給別人用去了

對於自我,實在很難去坦白

我願意在傷神時傾聽,只是因為

認為不該太過自私,

但是這好笑的理由,卻讓我自己更加沉默

沉默的是心情

可反應,依然是那樣的活躍

所以,我真的很習慣這種模式吧

她說過,我是個直腸子

心事跟臉部的表情,是連著的

終於在被她驅離時我學會掩飾

我該笑嗎?呵呵

 

 

 

到現在,只貼近過兩個人

所以我過得很蒼白

真的,不適合想太多

我不該戀愛,不該信仰

我沒鑽牛角尖

只是迂迴了一下

回到理想的平靜

全然的自己

不再為誰傷神

不再為誰辛酸

酸楚的淚,也可以當作謊言笑笑

我沒有那麼多的悲

只是愛裝而已

我想應該,只是這樣

 

 

 

 

 

 

我說,我還找到我的專長…..把自己和別人弄僵。

創作者介紹

陌園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