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刻起細數著時間

依然平靜,依然冷漠

一直,我都是這樣的冷靜

理智的控制著一切

我很習慣,這樣的淡漠

所以我想,令人不安

或許我該道歉?

依然彎不下,自我尊貴的腰

所以,作罷

收心,不過是我討厭被質疑

當你否定自己的同時,也否定了我的眼光

或許我真的太生性自由

所以你們不安

相同的問題

遇見了兩次

我,到底為什麼選擇了你?

為什麼不能讓我決定了就去承擔

而是要追求那始末?

一次次的質疑,是我表達太差?

或者,我太像遊魂

只是這樣飄盪。

 

 

只是我不喜歡被約束

所以我也放任你

一定,要緊握,才像嗎?

這樣的平靜,今日才真的破碎

或許難過吧

但也只有一點點

我難過的是

這些問題

都是出現在我疲倦時

需要用心力去安撫你們

所以我累了,還是得照顧人

 

 

 

真的,是我太驕傲

這麼女王,所以決定權都在我手上

有時候,我也可以不用主導

我也樂意被動

你們,都一樣

什麼都是:看你,我配合你。

你看見我理智的時候,你有想過我的優柔寡斷?

你看見我的殺伐決斷,你有想過我也曾裹足不前?

一直一直

都是這樣矛盾

為什麼就能讓人這麼心安?

我眷戀著情

卻也倦怠著心

一直苛求自己的完美

所以我想得多

 

 

 

 

我想,我真的情感有潔癖

忍受不了一點碎裂的痕跡

多了修改的白紙

只有毀滅的可能

一直

苛求著一切

累了,也不願停

寧願將所有,弄到最糟

也不願

半吊子

或許我的虛偽就是這一切

或許我從來沒有對誰坦白過

我一直都是如此的冷靜、平穩

所以我該合理的掩埋,那些不該有的失控

聽了一句話:妳看起來就不像會哭的人。

所以我理解了,這樣的無波無紋

是合理的

 

 

 

也是,我都能笑著闡述悲傷

為什麼不能強制平靜?

語氣裡,總帶著那些嘲諷

為什麼不能控制淚水,嗯?

或許笑容裡,滲入了一些苦澀

但依然是笑容,是否?

 

 

既然我是直率的,那點迂迴

或許就不該存在

所以處之泰然

所以平靜冷淡

無感的淡定,我是如此的

所以,真的是太過執著於眷戀

所以,真的是太好笑了

我想,我平靜了

就算翻攪著思緒,也該在這表面

下點功夫

所以我依然的淡定,真的沒事

哪,就這樣吧

太過,眷戀情感了,呵

大概是想抱怨什麼,吧?

 

 

 

 

 

 

 

 

我說,我好平靜,真的與冷靜培養了默契,那點子挫折,不過是三秒內的悲棲,或許我想講的是...北七吧?呵呵。

創作者介紹

陌園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