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夢境的門口徘徊

不懂,又被什麼,給慌了神

這一秒擱淺的睡眠,漂浮不起

是否太過思念?那點子悲哭。

翻讀了遍,泛黃的故事

還是不禁浸入了幽怨

相同的故事,相同的夜

這樣的不眠,又是預知了什麼?

或許只是倉皇得空白

雜著一陣譫語,我就能真正的不省人事

若是回望呢?

或許,喝著茶 裝作品茗吧

昏沉著,所以淤積著心緒

我知道遠遠的逃避,卻學不會堂而皇之的劈斬

一直理性著的人,有什麼資格隨情緒峰迴路轉?

或許是種堅持

當堅持只是為了更加堅定的欺騙自我

是否還足量?

偶爾犯了的不眠

是我自己的錯

早曉得這性子惱不得

偏生忒愛煩憂

只能沾得龜裂的赭紅,去咬上面孔上的蒼白

塗抹著鮮豔,卻又無奈著未眠

啃蝕著那股心動

祈禱著止息

或許不該冒然奢想

所以沉靜著,宛如佳釀

唇點胭脂

好傾吐這斑斑紅痕

若真能祈

無眠的夜裡

我祈,那黑幕降臨

儘管諸多譫語

儘管如許黯影襲捲

令我働哭於眸底

雖不能凝於睫

尋一好眠

依然盼著那黑幕垂於心底

遮掩著這般惱怒

抑著飛揚的豔然

未眠,為眠

 

 

 

 

 

我說,只是想起了一些,所以漸漸的抬起了藏於深黯的濃豔,或許,又想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