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了那個街口,想起了些。

在那日午後,我理解了 妳的懼怕

沒有勇氣,接近

所以,只是舉起了手 再放下

是不是,我太小心眼了呢?嗯?

走過與妳同行的路,總有想不完的記憶

那些,妳說過的話 我依然記得

記得,我們曾在一個街角聊天,只因為我捨不得回家離妳而去

記得,一起在烤肉前瞪著瘦弱的荷包,分享那美味的燒烤

記得,嚷著要喝酒,都被妳笑著罵酒鬼

記得,第一次在妳面前哭,那個長長的走廊,妳的肩膀,妳的背

記得,一同吃過的店,逛過的街

記得,通往妳家的路

 

 

記得得再多,又何如?

那股悵然,也是一如繼往

所以,舊地重遊,只是多得的奢侈情懷

想說些什麼?

在開口得那秒起,嚥下

不是苦澀

是說不出的莫名

沒有誰該為了誰而永遠陪伴

所以不談永遠

當我睜眼

我知道,又有什麼,不一樣了

昨是已然今非

或許妳真的夠了解我

但也理解未滿

所以,未爆彈

就會是妳心中恐懼的源頭

只能,視而不見的遠離

或許,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畢竟我是這樣的可怕

令人膽顫

 

所以,當現下的思緒

是清明的

我願意實際的說

說出那些令人詫異的事實

但是,依然有故作隱瞞吧

這是我想過的,不爭的事實

呵呵

只好,如此了

 

 

 

我說,安歇了,那些 都只是自我無法寬恕的燦然,有些,真的應該逃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陌上雪柔 的頭像
陌上雪柔

陌園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