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一點,接受

點點的碎裂,幾乎  成了海

我還記得怎麼樣的浮沉

窒息、痛

抓著對於一切的執著

是否鬆手?

是否婆娑?

是黑夜垂簾所以星辰遙望嗎?

不曾轉身

但終究被回憶蝕著

不是不去碰觸,就能逃離

想忘。想睡。想亡。

是不是剝離了在乎與否,就能真的無畏無痛?

掙扎,緊握著悲傷

沁滿著酸苦

用遺忘去淡取自我

漸漸的腐敗著曾經

我該後悔什麼?

卻又猖狂著什麼?

喧囂著自己的悲傷

好讓侵蝕更完整

就算如沙一般,也想編織成空

害怕著誰?害怕著離去?

緊握的,只有殘留的溫度

連空白,都無法填補

劇烈的疼痛,狂躁的騷動

閉眼,睜眼。

我都快要遺忘,曾經這樣的擔心受怕

拾回了一切的情感

我開始學會悲泣

點點滴滴,淚眼婆娑直至天明

是否遙望?是否逃離?

呵,濃厚

那種令人恐懼的溫和堅定

夾雜著逃離的信息

這次,又能留有多少殘存而不被我消蝕?

何許沉重?也僅僅如此淺薄。

或許該淡淡的才能顯得平凡

過分深沉的一切

都只是滿溢的累贅

沉重令人背負不起

壓迫 苛薄

或許我真的不該

 

 

當著自己,給個難堪

伸手,向著自己的豔紅

甜膩的血腥,或許會慢慢的蔓延

直到將我包覆,將我沉溺,將我掩埋

擁抱能恆溫多久?

不會受我的專有霜冷而停止

能否祈求不要逃離?不要恐懼

會的,慢慢的

我會收好

若真的太過,我會傾訴 抱歉,是我不該。

倘若真的要逃離

能否,等我收拾好?

我會準備好 畫下美好的休止

學不會互相,學不會接受

我無法全然的平淡

連呼吸,都是如此小心

大水,帶來窒息

屏息,靜待,每一秒都是如坐針氈,怕著憂著

其實我只是害怕被留下,對吧?

如何的淡漠,也不過那層表裡不一的虛偽

驕傲,也不過是層外衣

還能支撐多久?

無從得曉,或許天明

就會回歸,我會好起來的

不會讓水氾濫成災

不會讓墨哀蔓延

走吧。

裹實了墨色,隱身於夜

我會潛行,就算你逃離了

我會追回,我不要放

向著命運卑微著那麼多次

這回,我會拉住我要的

你,是我的

如何恐懼,如何驚嚇

我都會追尋一次

不會縱容你的逃離

我承諾如此,即此。

等一次,完了

我會真的放過你,如果結果依然

那,就坦然吧。

 

 

 

 

 

我說,從悲至狂,似瘋似哀,都是我的抉擇,我的 一切。

創作者介紹

陌園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