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某人陳述了厭惡

我應該快樂

親手下了這麼的部署

掩蓋著什麼

曲解的一切

也是欣賞的嚥下

所以我習慣的幽暗

依然習慣

看見了

哭了 笑了

喜悅我令人遠離

停住了

奼紫 嫣紅

苦澀的笑了

這樣駑鈍

這樣天真

滿意的審視自己的悲傷

自以為悲劇的自導自演

遣使著言語

吝嗇心情

笑著說悲

笑著唱淚

當我習慣了一切

我一直都需要懺悔

卻也一直不願清醒

捨棄誰

遠離誰

推開誰

都只是那般的夢

跌入了失落

慘然的笑著

遺失一切

不夢不笑

發生了

一直哭 一直哭

哭什麼呢?

不曉得

夢裡

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很重要很重要

哭著哭著

我都醒了

或許

是個很美很美的夢

所以

捨不得醒來

才會哭

還是

不敢信任誰

對嗎?

問著自己

也只是喧囂的沉默充斥耳邊

耳鳴 心悸 胸悶

都只是自己故作鬱悶安排的細節

我沒有愚弄著誰

沒有 沒有 沒有 沒有

只是捨不得坦白好迎接另一場碎裂

說白了

我還是那麼自私

只想保護著自己

不悲 不哭

交不出那些掩埋的心緒

所以呢?

所以令人失望了

對不起

我還是 一直在倒退

你拉過我

我卻遣你離開

我還是學不會永遠的獨立

只是愛裝

裝的  很好很好

是嗎?

我想念為了那段離去而嚎啕的自己

現在

在怎麼也學不會哭泣

我很好

很好很好

當謊言說了第一千次

就會成真

所以

真的很好

我還可以笑得很甜

很開懷

 

我都坦白了一切

不論對誰

卻也保留著

最細節的精粹

抽走了情緒

我才吞的下寂寞

孤獨是我的

卻被寂寞

啃噬著

所以  變得害怕 變得敏感

究竟我想演給誰看?

我不耐煩我自己

卻還是依然盯著要求執行

我討厭這樣

卻還是習慣

受不了

對嗎?

嗯,我想也是

自己都不耐煩

憑什麼要別人接受?

不夠自愛 又憑什麼要人珍惜?

會不會太自以為?

以為演了悲劇就會有人安慰?

以為哭的心碎就會有人心醉?

也太過天真

太過可笑

愚弄著自己

擺別人一道

有趣來著?

會好的

會的

慢慢的

我會痊癒

再次傻傻的

不知道了

都讓人覺得被愚弄了

還想怎樣?

繼續踩著自己的傷

笑的殘酷?

多一點坦白

不好嗎?

誰管坦白後會不會是另外一陣悲傷

擔當著

就是

 

每一句話

都很認真的細究

還尋出

最讓自己悲傷的

記的很詳細

偏激的

斷章取義

讓自己更陷入

幽暗

我都快忘了抬頭

笑起來  該怎樣了

練習吧

 

 

 

呵呵

創作者介紹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