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03 Fri 2012 23:23
  • 背負

我的心結,很重

當我承認了重要性

我會不自覺的在意

所以,我會收斂

卻總有人容許我在他(她)眼前撒野

當我作了什麼,我只能一直思索

有什麼不當?

有什麼不對?

總是告訴我不用在意

當你注重的事我卻忽略了

那,不是錯了?

說了溝通,當我自己又因為窮緊張而搞砸了

溝通,也回天乏術

是,我最擅長的就是縫補一切感情

也最擅長,破壞殆盡

所以在我覺得補好那份缺角

我會淡出

這樣我又是停在最好的記憶

是自以為是的負責任

我知道

但是這樣

比較好

當我非常在意

囂張

會讓我敗退

我是猖狂,是傲然

是華麗的出現

也好華美的閉幕

不想讓人覺得只會鬧

所以,到底來說

我應該怎樣?

向他說的,囂張猖狂的路過一切場景?

還是,應該乖乖的收斂情緒?

難以取捨

呵呵

她不習慣我的囂張,所以遠離,我問過了

我知道

早該注意,卻未注意

沒有人該在乎那末頁的

末語

當作夢囈,閃躲遺忘

醒來,什麼都不在

這樣才不會過度在乎,對嗎?

情到七分

留三分

給他(她)  給自己

或許。

沒事

 

 

 

 

 

 

 

。完。

 

 

 

 

我說,都會是,不明不白。沒有,無語,也無晴。

 

 

 

 

 

 

 

總有一天,我會習慣,而且接受如此讓它不再是背負的

而是真的理解接受。

創作者介紹

陌上雪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u